回看高满堂将近60部的作品,现实主义精神一以贯之。从大众熟知的印记中,《......" />

高满堂十年沉淀再“出手” 金牌编剧盼以酒窥见人生

时间:2019-09-11 09:13       来源:

回看高满堂将近60部的作品,现实主义精神一以贯之。

从大众熟知的印记中,《钢铁年代》、《闯关东》、《温州一家人》、《老农民》、《爱情的边疆》……至今仍是电视荧屏的经典。

如果说当年的《闯关东》是一部前传,以上帝视角全面细致地回顾了我国著名的一次人口大迁徙,带给我们对历史上真实的“闯关东”移民潮的探究与思考;

那么今天的《老酒馆》则是高满堂在历经十年岁月沉淀,十年上下求索后,将中国人内心深处“家国同构”的终极信仰,以及遇难愈强众志成城的精神气质,进行了多维度的延展扩充和全方位的升级表达。

“生在太平盛世,回溯过去,尤为重要。有必要让今天的年轻观众知道,我们的祖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目前,高满堂的新作《老酒馆》正在北京卫视热播,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一个平凡的人,做出了不平凡的选择,就是英雄。”

以酒窥见人生百态:“写父辈的故事,越写越有精神头。”

东北人好客豪饮,有酒就是不散的宴席。

高满堂记忆里最深刻的便是小时候父亲饮酒后的美妙时光:“我父亲每次喝完酒都会拉起他那把破二胡,唱《空城计》就是喝美了;唱《徐策跑城》,就是喝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来一出山东吕剧,这就差不多该睡了。”

父亲每次饮酒如品琼浆玉液,这让青少年时期的高满堂对酒充满无限好奇,同时也心向往之。

虽为酒馆掌柜,印象里父亲却从未因喝酒失态,究其原因倒并非由于酒量好,而是克制和自律。

“有的人喝了酒是豹子胆,醒了酒是兔子胆。喝起酒连说话都要小声的人,是白吃白喝看白眼;而喝酒拍胸脯的这种人,也要离他远点。”

话糙理不糙,父亲话中蕴含的道理影响了高满堂的世界观,乃至多年以后他将这半生体悟到的都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这部作品里。

“我虽然没看到他的酒馆是什么模样,但是这几十年当中,他不断地描述着老酒馆里的故事和他的为人处事。这个酒馆的模样其实早就在我的心中存在,而且是光芒四射的。”

杯中窥真知灼见,酒里看人生百态,《老酒馆》的故事中所传达的酒品、酒德、酒境、酒运,无一不在将父亲于自己年少时埋下的种子开枝散叶。

父亲口中这些走南闯北的酒客,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豪气干云的侠义之情,激发了高满堂如使命感般的创作欲望:“写父辈那个年代的故事,写得畅快,越写越有精神头。”

《老酒馆》是一次极具感染力的文化寻根,作为这次寻根之旅的掌舵人,高满堂饱含着对历史与民族传统文化深切的情感:“血脉是传宗接代的根本,也是文化传承的本,我们优秀的文化传统,无论到了哪一代,这种血脉不能断。”

半生已过初心未改:“创作应该深入生活,在坚实的大地上起飞。”

高满堂是土生土长的东北“糙汉子”,骨子里天然有着吃苦耐劳的秉性,一部《老农民》,他走访六个省份,采访二百多人才完成;

为了《钢铁年代》《大工匠》的炼钢工人素材,他甘愿待在钢铁厂工作三年;而堪称封神之作的《闯关东》更是历时十年之久,横跨黑、吉、辽三省,直至胶东和鲁西南,行程达上万公里。

在苦寒之地,只能蘸着大酱吃豆腐充饥,半途疾病还差点让他命丧“北大荒”的无人之境。

对此,高满堂有着自己执拗的坚持和不以为苦的精神头:“创作,应该深入生活,在坚实的大地上起飞,像老鹰抓地一样,能抓起一把土。”

在追求“短平快”阅读体验和碎片化创作的当下,有些新生代编剧已经无法像老一辈那样,为搜集一部作品的创作素材栉风沐雨。

唯收视率唯点击率的浮躁行业乱象,快餐式的“爽文学观”正在影响着新一批的年轻读者和年轻观众,高满堂对此不无痛惜:“他们太依靠自己的小聪明,故事太虚,不扎实,都快成磁悬浮了。”

于他而言,生活永远能赋予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如同我们党所提倡的,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只有感受、触碰、历练,才有创造的冲动。”

“我愿意让创作速度慢下来,有了原创,中国的电视剧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他表示,新作《老酒馆》里有上下五千年的中华传统美德,也有当下社会所需要的傲骨与忠义。

“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繁衍至今,并且越来越兴旺,最离不开的就是传统文化的支撑。”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